杨丞.

~~请点开~~
您好!这里杨丞!
画画很丑,,
主混aph,楚留香,魔道,宝国,全职和刀乱
cp不可逆!
【我4鸽咸鱼】

曦澄【桃花劫】1

来老福特这么久了第一次发文.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秀秀.
我知道我写的不好但是写的很爽.
不许骂我.
          1.

            “嘀嗒,嘀嗒”云深不知处下起了小雨,青雨低落在红泥中,若不是那风吹得树枝沙沙响,到让人以为这是幅水墨画。

           然而那及其违和的驴声打破了这份宁静。自打那魏无羡被含光君带到云深不知处后,草地上的黑白兔子和满山撒野的蠢驴便随处可见。虽说这云深不知处的弟子多有不满,但毕竟这几天叔父不再家,泽芜君闭关,那蠢驴真是聪明,知道含光君不会怎么他,满山啃树枝咬苹果,直到泽芜君出关后,听了弟子们的抱怨,才叫魏无羡让它有所收敛。

           虽说魏无羡来了云深不知处,宁静的日子少了些许,但弟子们还是挺欢喜,又时还能悄悄带他们上山打打山鸡撸撸兔子什么的。相比四千条家训和抄不完的雅正集,弟子们显然喜欢魏无羡带他们玩。就算捅了些小篓子,魏无羡也会和含光君求情,不会罚太重。

             云深不知处忘羡秀的上天,莲花坞的江宗主可就有苦说不出喽。

            “呵,死给,臭男男”莲花坞中的江宗主躺在床上翻白眼道。自魏无羡走了以后,莲花坞里除了弟子们在校场上的训练声,就只剩江宗主时不时的叹息。金凌如今已是金家之主,亦是成稳了许多,每每江宗主想摸摸他的头,顺顺毛时,才发现当年那个小调皮已经比自己高了半个头。金光瑶死了,金家的事自然也多了数倍。不免让金凌忙的不可开交。当江宗主想到自己的小兔崽子很久都没来看自己时,那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这句话,却像是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了般。

          “他也长大了”江宗主拿着手上的莲子想。

          “他有对象没......”想到这,江宗主不禁眉头一皱。

          “只要不是蓝家那群小古板就行”。

          “可我看他最近和蓝家那个蓝思追走的挺近啊”。

           江澄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江澄看着窗外舟上的个个紫衣少年,有些惆怅。

           “老子也年轻过呢”

           江澄惰懒得躺在床板上感叹到。

           父母死了,姐姐姐夫走了,兄弟和人跑了,最气的是他妈自己含辛茹苦养了几十年的白菜也不来看自己了。

           “这莲花坞,也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然而,江澄都这么大了,还没有个女朋友。江澄单身多年身边除了只母狗更是找不到半点女人的气息。不免也让人感到怀疑:

          “江宗主是否有何隐疾?”

            “那.....难道江宗主....莫不是有龙阳之癖??”

             我靠。

             为了避免这些有的没的的谣言。

            “是时候找个宗主夫人了”江澄想。

            那一刻,江澄的身影,无比高大。

          

            “江宗主,姑苏蓝氏家主今日生辰,邀请您去蓝家赴宴。天色已晚,还请江宗主速速前行”。

            “蓝家家主??”

            “可是金宗主也去了.......”

            “......”

             “时候不早了,您....”

             话还没说完,江澄就把他打断了,一个鲤鱼打挺,飞快的穿上衣服,又草草的把银铃系在腰间,起身前行。

             一路上,江澄在想:

            “泽芜君...以前见过,长的挺好看”

            “可惜就是没有女朋友,也是可怜”

            “真是同病相怜”江澄叹到。

            

             云深不知处大厅内。

             江澄一路火花带闪电总算按时到达,虽说云深不知处环境优美雅致让人感到心情愉快一切都挺不错的但是:

             前面那两个大男人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干什么呢。

             “真他妈扎眼。”江澄皱眉。

              江澄把一切都安顿好后,决定眼不见为净“你有你的蓝湛我有我的小爱,老子还有茉莉和妃妃魏无羡你就一个比得上我吗我有三个”。

               江澄一边快速出门还不忘踢着脚下的石头一边嘀嘀咕咕。江澄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直到一身白衣的人撑着花伞模糊的出现在桃花后面,不觉停下了脚步。

               江澄捂住心脏。

               人面桃花相映红想必说的就是这样吧。

              这侧脸的轮廓。

              这身姿。

              她刚才是看了我一眼吗?她刚才笑了吗?

              天哪,蓝家有这样的美人儿吗?是真实存在的吗?

             江澄一时被鬼迷心窍,虽说他被那对狗男男刺到了双眼,可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大业——找宗主夫人。

              他一时找遍了撩女孩的方法,最终也只是在桃树上折了一朵娇艳的花,抖了抖上面的水珠,准备戴在她的头上。

              江澄默默的绕在她的身后,悄悄清了清嗓子,用平生最温柔的话,说:“沈鱼落雁,闭月羞花和姑娘比也不过如此,在江某看来,姑娘才是人间真绝色,不知姑娘......”

              江澄刚把花戴在那“姑娘”头上,话还没说完,只见那人用温热的手心握住他的手和他手中的花,用低沉的男音,道:

              “江宗主,您有事吗?”蓝涣笑到。

              江澄:笑得真美。

              真美啊。

              真....

              江澄突然耳朵一热。

              姑娘呢?刚才那个笑面如花的姑娘呢?

             江澄忙开口:“蓝蓝蓝蓝蓝蓝宗主!我对您没有非分之想!你我只见过数面...”

           江澄觉得自己说不下去了。

           还没等蓝涣开口,江澄忙说:“江某还有要务在身,先走一步,今日之事还请蓝宗主莫要放在心上,来日江某必定携礼拜访,告辞!”

            蓝涣:“那宴会.......您....”

            “我还没说完呢,着急什么。”蓝涣无奈笑到。

            江澄那管的了这么多,只想飞快逃离现场,在慌乱之中,他似乎没发现腰见草草系上的银铃不小心挂在了那倾斜的枝头,又掉落在了草丛之中。

            只见泽芜君弯腰捡起那掉落在草丛中的九瓣莲银铃,用轻柔的动作拭去上面的水珠和泥土,放在手中端详一阵,连同耳朵上的桃花,一并藏入袖中。

             “傻的可爱”。蓝涣轻笑。

             此时的江澄依然没意识到自己丢下了什么,除了脸。只想赶快找一个地缝藏起来。

              江澄:人生不直得。